解密百年前张裕公司首份聘用合同

来源:管理员 2014-07-22     浏览:2354 次


      现居香港的张裕创始人张弼士的孙子张世昭先生,今年6月12日向张裕酒文化博物馆捐献了17件与张裕相关的晚清及民国时期文物。其中,距今年代最久远的文献为张弼士与奥匈帝国酿酒师巴保男爵签订于1896年7月18日的聘用合同。合同为蝇头小楷书写,共计20款,内容涉及工作职责、薪俸待遇、合同期限、双方义务、保密纪律等。这无疑是中国葡萄酒酿造史上最早的酿酒师聘用合同,也可能是中国工业史上现存最早的外籍专家聘用合同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   合同第一款写道:“业主现拟在中国山东省分种植葡萄,以备酿制汁酒、精酒之用。所制之酒,即红酒(契拉列)、白酒、膊酒、三品酒各等气酒或精酒,或由葡萄可制别样之酒,均入业主应为之事业。”原文句逗不分,标点符号为笔者所加。那么,“汁酒”是什么酒?“精酒”是什么酒?好在这份合同还有一份英文版,今年1月16日现身伦敦佳士得拍卖行(Christie's),对照手书英文合同,“汁酒”即“Wine”(葡萄酒),“精酒”即“Brandy or Cognac”(白兰地或干邑)。所制之酒包括的“红酒(契拉列)”即“Red Wine or Claret”(红酒或契拉列。张弼士是广东省大埔县人,地属客家话方言区,“契拉列”即是以客家话口音为“Claret”所作的音译,Claret泛指波尔多红酒),“白酒”即“White Wine”(白葡萄酒),“膊酒”即“Port”(波特酒,葡萄牙加烈葡萄酒),“三品酒”即“Champagne”(香槟酒),“气酒”即“Sparkling Wine”(起泡葡萄酒)。

      合同第十四款约定:“男爵三年期内俸薪,系由业主每月一号先行给发,每月按二百元算。如果三年后仍旧当差,则每月按二百五十元算。至于期内期后,每逢西十二月、正月、二月、六月、七月、八月,因念男爵费用浩大,各该月酌加银一百元,以俾弥补。”通过“酌加银一百元”推断,合同中“元”应该是指银元。但尚不确定究竟是哪种银元,英文版合同的货币符号为“$”。有关货币研究文献表明,当时中国流通有“龙银”和“鹰洋”等多种银元。

      合同第十七款约定:“男爵应允将所酿之酒办(“办”字难解其意,或可理解为“样板”、“样品”),寄呈验看。业主即将其办(样品)付托新加坡、葛罗巴(今雅加达一带)化学师考验。倘或查得所出之葡萄不堪胜用,或所制之酒承售获利无几,业主即可废约,函告男爵。函发十四日,即作告辞之日,所有由烟(烟台)回奥京(维也纳)头等公司船费、车费、归装,仍由业主发给。”从1896年(光绪二十二年)签订聘用合同,到1917年(民国六年)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而回国,巴保男爵在张裕公司供职长达21年,这就足以证明:烟台所出之葡萄可堪胜用,巴保男爵所制之酒堪称精良,正如曾任民国总统府秘书的温雄飞先生在《南洋华侨通史·张弼士传》描述:“出品精良,为时所嗜。前大总统黄陂黎公(黎元洪籍贯为湖北省黄陂县)每有宴会,必以该公司之葡萄酒饷客,称之曰‘国货上乘,流风所尚’。”

 

 

      这份合同的签订地点为新加坡,因为张弼士当时身兼大清驻新加坡总领事。合同末尾有“新加坡发誓官波僅所注并押”字样,“发誓官”即公证人,“波僅所”即新加坡Donaldson & Burkinshaw律师事务所合伙人JohnBurkinshaw(约翰·伯金肖)——“波僅所”即“Burkinshaw”的客家话音译。合同中巴保男爵的名字写为“麦时王巴布”,也即“Max von Babo”(马克斯·冯•巴保。名字前面通常缀以Baron,即男爵)的客家话音译。为铭记巴保男爵对百年张裕的重要贡献,张裕去年在新疆石河子市建成的一座酒庄,即以巴保男爵的名字命名为张裕巴保男爵酒庄。